风过楼隙

  风过楼隙三、四月    


                           王帮阁


风从城里鼻青脸肿地钻出来


衣衫褴褛不整


逮着棵老柳呜呜就哭


枝条摆得像母亲的笤帚疙瘩抽打晾在阳光下的棉被


还烧了几张去年过往的邮票


风又暄软地找到了惊丢了的魂


 


飘过油菜花


牧着蝶赶着蜂


金黄地嘹亮着


云在远方的远方调皮


路是不经风的鞭影


 


继而


闹过红杏的枝头


酹过清明的纸钱


在酒旗招招中醉去


把梦拴在牛棚里反刍


嚼碎城里落下的惶恐


 


在向阳的房山头静下来


细数着进城收获来的小广告


公安局注册撬门别锁2587250


一灰白名狗在大街追一母狗走失,……128888898


办文凭、办驾照,见证付款,网上查询54549554741


……


风这会真蒙了


连忙东一头西一头地向野地里跑


患上了进城恐惧症


 


麻雀在枝上像 “小灰灰”


青蛙在池塘鼓着腮地叫


莲被感动得开始发情


蜻蜓起飞早了


没处落脚


据村高干们哄哄好像又进城了


 


后来


传说小荷刚出头就成了“留守”


城里的高楼似洋刀般林立


风一想起来就痛


痛了还想……


2012-3-23

《风过楼隙》有2个想法

  1. 和个一、二月
    (一)
    诗心在何处?
    读着阿赫玛托娃的诗
    无处不在的戏剧性
    我忽然意识到情绪的强烈性才是一个诗人的心
    我早已失去了这种强烈的情绪 哪怕是愤怒 更多的是平庸的自我消磨 如皮屑般纷落。

    (二)
    我们是否还有愤怒,
    我们只有牢骚。
    一群爬行的庸众,从远古一直爬行,爬行着
    兼有站立者,就成了正史的神话,民间的笑话。
    高高在上的太高大,太庄严,
    我们只有爬行、爬行着,
    我们看到太多的教训、太多的血腥,
    我们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吞。
    它们太庄严,太辉煌
    我们只有俯对大地的牢骚,
    我们只有无尽的爬行,爬向永远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