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短课备课要旨

作文短课备课要旨

很高兴能和大家共同上一节作文课。我想问问大家你对人物描写有哪些了解?

学生发言:(   

(举魏巍《我的老师》的例子进一步加以解说)

附《我的老师》

最使我难忘的,是我小学时候的女教师蔡芸芝先生。

现在回想起来,她那时有十八九岁。右嘴角边有榆钱大小一块黑痣。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一个温柔和美丽的人。

     她从来不打骂我们。仅仅有一次,她的教鞭好像要落下来,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轻轻地敲在石板边上,大伙笑了,她也笑了。我用儿童的狡猾的眼光察觉,她爱我们,并没有存心要打的意思。孩子们是多么善于观察这一点啊。

总结人物描写应当注意的几点:目的明确;抓住特征;表现情感。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也说“巧言切状,如印之印泥,不加雕削,而曲写毫芥,故能瞻言见貌,印字而知时也。”

好,通过大家的表述,可见同学们已经初步掌握了人物描写的技巧,下面我们大家,再来看看语文名家朱自清先生是怎样讲人物描写的。想想你从中有哪些收获。

那么,我们也来来,口头描写一下我们可爱的先生。

学生发言:     

小说家曹文轩曾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群美术学院的高材生,不断请示的作品,他说狗屁不值。可一次看了朋友家三岁孩子的随便涂鸦,他却吃惊不已,当场向孩子索要,他觉得没见过这样有艺术想象力的作品。可见艺术的生命在于想象与创造。(故事启发)

大家再来看看!我们描述的先生缺少什么!缺了朱自清眉毛上的两把大刀,联想与想象。

附:一次,朱自清的学生王福茂写了一篇作文:

可笑先生》

“他是一个肥而且矮的先生,他的脸带着微微的黄色,头发却比黑炭更黑。近右额的地方有个圆圆的疮疤,黄黄的显出在黑发中;一对黑黑的眉毛好像两把大刀搁在他微凹的眼睫上……他的耳圈不知为何,时常同玫瑰色一样。当他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看了他的后脑,似乎他又肥胖了一半。最可爱的,就是他每次退课堂教学的时候,总是像煞有介事的从讲台上大踏步的跨下去,走路也很有点滑稽的态度。……”

                 朱自清在这篇作文下面画了许多双圈,并在课堂上读给大家听。他说,我平时教大家怎样写作,王福茂给大家一个榜样,这就是描写人要让人读后如见其人,最好还应如临其境,如闻其声。

     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与大家学习,你们和善的面容,响亮的回答,阳光的心态,端庄的身形都给了我难忘的印象。

再见!

 

《卖火柴的小女孩》教学记

《卖火柴的小女孩》教学记


2013829星期四


新的五四制小班又开学了,先来选些讲小学六年级教材。今天只讲了一段文字,重点是与学生交流,教给学生阅读应当有的基本素质与习惯。


可以说小孩子从懂事,甚至是不懂事,家长就忙着给他们讲童话。我就来先问问同学们是怎样认识童话的。有的人认为童话是专门写给小孩子的,有人认为童话是写高尚的事的光明童话,还有人认为童话只是讲道理的……。我又问你们当中看过儿童文学出版社版三卷本,叶君健从丹麦原著中翻译过来的《安徒生童话》的请举手。下面一片安静,无人应答。难怪有这种情景,现在篡改的童话太多了,童话基本被模式化了,难怪给孩子的是泛泛的印象,不是成长的帮助。难怪他们认为童话只是写给小孩子看的。我告诉他们北大毕业的哲学家、作家周国平也看,你们回家找来文章看一看,他除了哲学著名作品和翻译,周国平还写了大量的散文随笔与童话之类的作品,并产生了广泛的社会与文化影响。你还会从中发现一位法国作家列那尔的童话他也喜欢。鼻塞小孩子的视野很可怕,只有一个光明的方向给孩子也不能说是爱。钱钟书就认为,童话把纯朴的小孩子教得愈简单了,愈幼稚了,长大了就处处碰壁上当。智慧的教育体系和父母要想办法把孩子培养成一个有成长季节和独立完整的人,该嫩时不老,该老时不嫩,有一种健全的人格和精神。在现代社会文明中,一个成人必须具有个人意志,能够自我评价,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为自己做决定,而不是总是长不大。所以,我们也应有培植孩子独立思想和自力自强的氛围。如此看,有一些黑暗童话来中和或对冲光明童话,也可让孩子自己学会判断,所以,对黑暗童话也不必过于紧张,特别是不要急于打棒子、扣帽子。


在引导孩子们阅读方面,我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大家读读第一段看你发现了什么?很巧合的是我任教的两个半发现的第一个问题都是小女孩的穷。在我的追问下才找到了其穷的依据。这种现象说明了一个问题,也是我引导他们阅读的一个基本方法——说话要有依据。小孩子们发现的第二个问题是他家里的人不关心她,理由是都过圣诞节了还让她去卖火柴。她还穿了一双不合脚的拖鞋。天又黑又冷还下雪还得去卖火柴。显然孺子可教稍加引导就会发生变化,于是我口头说了一段话,让大家懂得能够围绕一个话题组织相关的材料的作文方法。学生发言中最有价值的发现在于,对抢拖鞋的小孩子与车夫的情感认识与争论,在辨析中懂得道理。我有讲出了阅读最重要的一点——要善于在细节处发掘,要能够读到易忽略的所在,体会其妙。我在课上讲得少了点,可能与时下的高效课堂不符,但我想会长久些。文章的第一句话“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是我与孩子们讨论的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环境描写有什么作用?很可惜让假期上课外班的同学搅了局,他们说出了现成的答案。但他们课外班的老师忽略了安徒生最早的写作经历是写剧本,这里还有戏剧的影子。有似于剧本中的先交代场景,为人物出场搭设舞台,提供典型的生活场景,作业应当留作把这段文字改成剧本,又可惜他们对戏剧了解得太少,且待日后处理吧!


结论初始的引导应当让孩子睁大眼睛来发现,不要急着替代它,学会自己走路。


 

作文课堂实录一例

 


让“小燕子”自己飞起来


 


前不久,我上了一节<走进童话>的作文课,仔细想来还有几点灵感值得写下来。 这节课是个临时培训任务,一接下这节课,头脑中就盘算着如何让学生从生活积累中自然地流淌出童话之泉“,把孩子们的童话情结原原本本地还给他们。为此,我设计了用童话的写作特点引导学生写作的基本思路。可生硬的写法说教学生们是不会接受的;激发情趣,让学生轻松、自由、快乐地走进童话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个突破口选择后,我先后设计了几种教学方案,却一一被自己否定了。正当无计可施之时,透过宾馆高大的玻璃窗,我远远地望见晨光中,四五十只小燕子正整齐地排列在相对的两条输电线路上,叽叽喳喳地叙说着秋日私语或许是商议着南迁的计划.我眼前一亮,这耳闻目睹的一幕,不正是浑然天成的童话吗?


自述案例


当上课的铃声响过之后,我首先让学生回忆自己喜欢的童话,并谈谈自己喜欢的理由。唤醒孩子们的童年记忆,使他们尽快的跃入童话趣味之中,美美地想,美美地听,美美地谈,让积淀在孩子心中的快乐,欣欣然的流淌出来。接着询问他们喜欢童话的理由,总结出一篇童话写作的关键,要有一个给大家以成长启发的积极向上的主题。之后我讲述了上文提到的,清晨所见的一幕。


师:小燕子们在做什么?


生:(齐答)开会。


师:你们怎么知道?


生:他们要回南方了,燕子是候鸟年年如此。


师:你们很会观察,然而开会是谁才会有的行为呢?


生:我们人类。


师:对了,这是我们读童话,写童话经常要用到的哪种修辞呢?


生:拟人修辞。


师:你还可以举几篇用到这种修辞的童话吗?


生:《小马过河》,《小蝌蚪找妈妈》中误认的妈妈们。


师:当小燕子们叽叽喳喳鸣叫时,一只老燕子横空而出,你们想想它会说些什么呢?


生:他说,大家注意了!我们要开会研究一下南迁的计划。


生:是他一个人在演讲。


生:我反对,那明明是在给大家上课。(众笑)


师:你在说我吗?(大家都笑了)


师:小燕子们,你们说说看,通过我们方才的对话,回味一下我们写童话通常要用到哪些思维方式?


生:要有合理的想象。


生:大概还要用到恰当的联想吧。


师:你们说得很好,这两种思维方式是我们写童话必不可少的,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童话。


师:这时又一只小燕子扑打着稚嫩的翅膀,奶声奶气地哭着跳出来,那眼泪流得足足有两小桶还多呢,呜呜咽咽地开口了。大家想想他会说些什么?


生:我生病了,我可怎么向南飞呀?


生:我没有那么大力气,我可怎么办呢?


……


师:这个时候,又跳出四五只年轻力壮的燕子。大家想他们会怎么办呢?


生:我们背着你飞。


生:我们给你盖个暖和的房子,明年春天我们大家会回来看你的。


师:大家能猜想一下,我是怎样想的吗?(生思考)


师:我想,这几只年轻力壮的燕子每人从腰间抽出一根富有魔力的绳索。他们要做什么呢?大家看过魔毯的故事吗?


生:他们也会给小燕子编织一个舒适的毯子,让他坐在上面,一边看风景,一边由大家叼着毯子飞。


师:我们大家在上边的创作里运用了童话的特点,其中还有一种不可缺少的修辞是哪一种?


生:夸张,因为小燕子的泪怎么可能流两小桶呢?


师:同学们,我们师生一道创作的童话有哪些主要人物?


生:小燕子和老师(让学生明确童话中的角色分配)


师:谁能给大家说说《西游记》中的猪八戒有什么特点呢?


生:他贪吃,连师傅的西瓜都吃。


生:他懒,还爱说别人的坏话。


生:他还好色,总是爱娶媳妇。


师:大家都各自抒发了自己的看法,这在学习中尤为重要,那么再想一想它具有哪种动物的特征呢?


生:猪的特征。


师:这一点很重要,童话中的人物一定要符合他们的身份及性格特征。让我们大家再来回顾一下,写童话要注意哪些突出的特点呢?(学生依据板书总结童话的特点)


通过以上的师生互动,我们在交流中,一道步入了童话世界,一起享受了步入童话中的快乐。


接下来让学生自由组合,自由讨论,自由的创写自己的童话,就水到渠成了。然后表演给大家,孩子们在切磋创造中顺利地完成了写作任务,也使我享受了与学生交流思想的快乐,自然地认识到作文也是在创造生活,提升人格质量,是生活的一部分。看着学生天真充满智慧的表现,我仿佛又看到了在晨曦中翩跹起舞的小燕子。


 


小结


教学要善于创造情景,生产人格的愉悦,精神的快慰,在自然的互动中让学生习得生活的本真,用生活,将教学活动寓于真、善、美的理性背景之中,从而激发学生作为学习主体参与活动的强烈愿望,同时要巧妙地将教学的目的、要求转化为学生内在的需要,让他们在生活中学习,在学习中更好提高生活质量,从而获得有活益的知识,并使情操得到真正的陶冶。


 


教学延伸


作文教学中,我们要善于制造情景,将学生带入生活,引入创作的氛围中,促使其产生思维跃动之势,让学生们的灵感发生碰撞,燃出多彩的童趣,提升他们的思想境界,在回味中提取已有的储备,在创造中产生新的创意,迸发奇语,跌宕出巧思,缓波微澜,使意境之舟携着美妙的心思轻扬、畅达。本节课教学尤其注意了童话写作知识的实践性落实,不是为告诉学生什么是童话,而是要在学生的思想、思维中构建起立体的童话写法,在创设故事情节的行进中完成构建生成能力,达到认知的目的,挖掘学生已有的知识储备,达到写作的实践操作目的,大而化之,水到渠成。


 


 


 


专家评点


生活化是王老师的特点,课如其人。那个关于小燕子的引子,就是我们住在宾馆时看到的景色,


我们都看到了。而他在研究,研究用怎样的形式把陌生的学生带进童话,学生不愿作文原因很多,教师,教材不能引起学生兴趣是一个关键因素,其实生活化地进行语文教学,我以为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也是我追求的一个境界。语文教师谁不能写几笔?谁不能课前写一篇散文诗似的导言?课上一开口(其实是背诵),学生全被“镇住”了,听课者往往也顿生懊悔之意。其实,这是较低的境界,尽管此法在各种教学大赛上频频得手,那是因为评课的是外行,或虽在行内但道行并不深。如果非在理论上拔拔高,我想起了后现代主义强调的一个主张,就是每一个实践者都是课程的创造者和开发者,而不仅仅是实施者。王帮阁老师与学生们都是这堂课的创造者、开发者,同时又是课程的实施者。当然他们在这堂课上达成了关于童话的共识,共同完成了变跑到为通道的转变。


                                                         (评点专家:张玉新)


 


 


 


 


 


 


 


 


 


 


 


 

眼宜似月

眼宜似月


                                           ——听李崇琨老师课,与学生同观察画面有感而作。


我这老花了的眼应如秋月


在清凉黑暗的夜张开


弱弱的光不搅扰云


不遣散夜


让星星安稳地眠


空旷大方的落寞


悄悄地凝睇


十五先亮一只


属于十六的那只才更圆更亮


2011年9月23日晨

给那个在溜号的孩子

给那个在溜号的孩子          


                           赠薛凯天同学的玩笑


 


窗前的每一片阳光都留下了你的羽毛


阳光象风一样驮着它炫耀


一朵朵快乐地滑翔着你的笑靥


 


绿叶卖力地唤着你的思维


偏倚着的头打着转向


漫溜着缓缓的弯


 


轻启的窗似你口渴的门


比玻璃更明亮的是框间的空


目光长出了纤指


 


那一刻你思想成今早的雕塑


板凳变得石头般冰冷


我慌了找不到雕琢你的斧斤


 


清晨阳光不肯跌进窗子


你却跌进了阳光


 


2011-5-26

今晨一只柳莺在我窗前的繁花间鸣叫


 


今晨一只柳莺在我窗前的繁花间鸣叫


                          ——–此为作文课堂讲解博喻方法的后记


                                       王帮阁


 


  


今晨一只柳莺在我窗前的繁花间鸣叫


那般急切让枝头的繁花都在嘲笑


我轻轻地挪移开紧闭的窗


它吃力的荡起一只脚


投到我办公室里一枚邮包


收信人真的是我


连熟人都写错的我的名字也没漏掉


一时我忙开了


寻找一把能打开邮包的剪刀


 


它在枝头欣喜地看着我


绳带在包体上深陷


莫非是它把江南的信息携满


那一定是裹满了海棠花的艳


翠竹的鲜


或是都江堰的旋流


或是钱塘的潮音


西子湖中那月影一丸


我一时找不到能打开这包裹的剪刀


也没有一把轻易打开它的剪


 


于是我裹挟着这天外飞礼


匆匆地跑到室外


想把它置于湖水旁


可不敢放


怕那潮音胀破些小的泥塘


我又来到了牡丹园的柳林


这柳梢黄绿的新有感应似的变得恐慌


真的想把它安置在牡丹旁


可满园的牡丹搅合着风在嚷


我怕了


觑觑柳莺的目光


善良总是那么安详


它是见过大世面的


是飞过了江南岸的柳莺


 


柳莺累了


为何寒地总是这样的繁思


它友好地在枝间穿梭鸣叫


似在告诉我一种古老的开启方法


我没听懂那把剪刀


还是暂且把它埋在园中


谁能给我一把剪开它的剪刀


或许那是一包江南温情的种子


在多少友善的梦中能够发出快乐的芽


 


我开始为这份礼物忧虑


柳莺那只从江南飞来的柳莺


已快乐地飞走了呀


 


 


                               2011-5-4



 


 


 


 

守 冬

   


王帮阁


早春的三月,北方的春天依然窗外日迟迟。


这春城名不副实地成了一种期盼的虚妄,像是蝉与蛇类们的蜕。


树上的鸟儿依旧是树上的花。在轻盈的腾跳挪移间固执地鸣唱,枝条成了五线谱的格子。在这片土地上,执著而单一的麻雀们,是不甘寂寞的音符。早早的代替了几处早莺,代替了被农家空张着门,守候了已久的春燕,它们落在与人家依偎着的,高高矮矮的树上,或抖着蓬松的绒毛,或低探着头,或延展开灰褐斑驳的翅,极有耐烦地敛起有些吝啬的阳光,平短仄长的高低鸣唱。这时老雀,也就是被我们孩提时称之为“老家贼”的雀头,总是喜欢占一枝高枝,用美声唱着咏叹调,鸟群小则三五只的与之和声,多则几十只的与之和鸣。更壮观的是留在记忆里的,在乡下饱览的视觉上的盛宴,一树雀儿,一树花,那是交响乐,是班德瑞难以模拟的天籁。


天公人不如的,才是为清风所钟爱孕育的自然,才是如清凌凌的长河流淌着的自然,才是从远古流来的不可知其源的自然,让一切都有跌落起伏的自然。


春天就要来了。春日的阳光,再不会像冬日里的它,只会打扮温暖多晴的假象。我于是安慰自己的视野在心底默默起来。


同孩子在住宅小区的园区内享受一下这难得的,两闲的周末,很是宝贵的。实下的父母是都知道的,这一天是“亲情的节日”。我们都爱自己的孩子,平日里就在现实的匆忙中无奈难舍地“窝着”。


走在这人为的,冰冷的,难以消融的灰色地衣之上,真的想念起雪来,那吱咯,吱咯的踏雪的响声灌满了我们的童年,成了永远在生命里流泻着的冬韵。


雪是懂得事理的。春日里的太阳只需一照它就悄悄地,悄悄地融化了。这个时节,母亲也总是不忘年年再三地说“三月天,莫脱棉,冻人,不冻水”可这话语与现在的孩子们说,说也只是白说。在冬日里为了时髦他们也懒得沾上臃肿,暖和,软软的,像母亲一样慈祥的棉。我常常像许多父母一样怀疑,现在真的像专家们呼喊的一样全球变暖了,暖得连白雪覆盖的北方,也只需穿上美丽的单衣,让父母瞪着瑟瑟担忧的眼,盼着迟迟的春日。


终于暖了些。尽管还是春寒料峭,远山或许还是水瘦山寒。褐色的树,杈丫的擎举着蓝透了的天,那永远是我爱的自然。与我在东山魁夷的笔下见过的,有些淡远,有些沉郁的画相比远不是添一只白马就会有生气的。我常常这样冥想,直到把自己感动得热泪潸然,独自在心里想我老了,似乎又羞于说出口,有母亲幸福的健在,她听了定是会不忍的。但我不得不说,人是到了知道思念故乡时,才有了老气,才会用心,用情地把往事用慢火炖得纯熟,童年入梦,往事盈怀,常常触景生情。


我曾戏写了一诗“不老的往事(为老之将至而作)白发像绳子拴驴子/孤独地缠满了沉默/梦开始粘稠起来/网住了多少攀不过去的山/细看路边还有萤火/于是老要张狂/岁月不经/开始立体的模糊/逾想逾远/如我们兄弟间的泪滴化成的雨花/唱了一半的老歌/也晃晃悠悠地爬起来/往事在酒醒酒醉间上演/茶碗空了又添……”。


园区内满布着人为的自然。尽管天天穿行于其间,可看它们时,也总是有鲁迅先生在《故乡》中所遗憾的闰土与“我”之间的感觉,总是隔着一层可悲的厚障壁。林立的高楼,无情地把白昼撕扯成一片一片的灰布,阳光永是斜斜的,黑夜却有着无尽的魔焰,白亮亮的。


思想的冬日还是难以迎来春天,冻结在在骨子里化不掉。就像乡间的麻雀灰白光鲜,大有城里的富婆们换了貂皮,换貂绒的感觉;就像城里的麻雀连蜷身的屋檐也难寻,委身于高大的吐着黑烟的烟囱,一身灰黑,果真像是中年的闰土,城里的麻雀是不幸地生,不幸地长,苟活于难逃的“多子、饥荒、兵匪、官绅”的环境里,盼着金黄的圆月。


园区内冻不住的是桃、杏,这厮们最会讨人喜欢。春天一露头,她就奉上笑颜。我的孩子捉住楼空间一枝向阳的桃树枝,异常兴奋的让我看,看这被春风撕破了芽衣的一串春的“逗号”,可我看看孩子,心里莫名的涌出的是忧虑,若是遇到倒春寒怎么办……这些属于父母的思维。我们这些成了父亲、母亲的人们,是宁肯守住冬的落寞也决不放手的。


小区广场上一群老年人正在舞着轻柔的太极剑,靠运动在强体健身,快乐地延续着生命。四周上,柳梢随风参差披拂,浅草已经到了遥看近无时节,星星点点的绿反射着早春的阳光,我抬起手臂从“飞刀树”上摘下几串树种,向草地上方抛去,一把把“小刀”在天空中打着旋地落下,孩子兴奋地仰首去接,可钝得却一个也接不到手里,他们也太需要阳光了,我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悲哀涌上来,教育还有春天吗?课堂多了就是一堵墙,罩在孩子的周身,将孩子的灵动隔成愚钝,大人们用恐慌忧虑来使他们愚,使他们钝,以至于让他们接不到天上、树上落下来的种子。


园区内松柏旁种着的一种灌木我是认得的,那是我早已过世的外祖父说给我的。这种树在我们北方有一个不雅的名字“王八骨头”,是清末闯关东的先民们给它取的名字。它的木质坚硬,中空,去掉木心可做烟袋杆,那时为独在异乡的飘零者所钟爱。春天四五月间,会开出如黍米般繁密的白花;夏季枝叶繁茂极易修剪造型,被园艺师约束得千姿百态;秋季初霜一落满树紫红的卵形叶片如同暗火,等待着重燃的时机,煞是惹人喜爱;冬雪落了两场,它才落尽艳丽的冠叶,露出一树灯笼样的果子,与白雪辉映。


多大的雪压,它不落;多大的风刮,它不落;多寒的天冻,它不落,一粒也不落,强过海枯石烂的誓约,守候着一年的希望,来年的希望,跨越了严寒的冬的希望……。


孩子问我这树叫什么名字,我随口告诉她“王八骨头”,她笑了,笑它名字的不雅。去年冬季落雪时,我是给她与着尽责的树留过影的。


“这些种子怎么还不落呀?”我又是随口回答,等到草木完全萌发,树就让它们落了。“为什么呢?”她调皮起来。为了那每一粒种子都能安全地发芽,我说道。


我顺手摘下几枚经冻不凋的果实,用脚将它们埋在土中,在上面踏了踏,若是树也有灵魂的话,它等待了一冬的或许就是这——用来扎根的,实实在在的土壤。


我对孩子说我们还是给它取个好听的名字,谓为“守冬”吧!


孩子懵懵懂懂地点头,或许她做了母亲时就真的懂了。


                                                


2008323日星期日